家庭的温情与欢乐是我最想拍摄的电影–导演中野量太采访记录

家庭的温情与欢乐是我最想拍摄的电影--导演中野量太采访记录

导演:中野量太
1973年出生于日本京都,擅长拍摄家庭主题的电影。2012年,他凭借独立电影《帮老爸拍张照》成为SKIP CITY国际数字电影节荣获最佳导演的首位日本导演,该片受邀参展多个国际电影节并揽获了十四个海内外奖项。2016年,他拍摄的《滚烫的爱》获日本电影学院奖六项提名并囊获了其中三个奖项,在海内外电影节也收获了众多奖项。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日本展映片中他的作品《漫长的告别》感动了无数中国的影迷,就让我们一同来聊聊是什么样的导演能拍出如此动人的影片。

Q1、请给中国的粉丝们做个自我介绍吧~

中野:大家好,我是中野量太。这次能来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我感到非常荣幸!请大家多多关照。

Q2、中野量太导演当时是如何选中中岛京子老师小说来改编成电影《漫长的告别》?当时第一次看到原作的感受是什么?

中野:这次电影的主题是阿尔兹海默症,目前在日本也是多发的病症之一,我觉得是很有必要拍摄的一个主题。围绕这个主题,迄今为止也有过反应此病症痛苦悲伤的作品,但是还没有表现此病症有温情,欢乐的一面的作品,我觉得应该挖掘出这一面所以拍了这部电影。第一次读到原作的时候,就想这是我不知道的阿尔兹海默症。明明是描写病症的小说,却在阅读的过程中时不时忍不住笑了出来。读完后,就萌生了我一定要把这部作品搬上银幕的想法。

Q3、您此前的作品多由您自己担任编剧,在改编有原作的作品时,有没有让您特别注意的部分?

中野:这部电影是根据中岛京子老师的作品改编,我很感谢作者中岛京子老师给了我可以自由发挥的许可。除了小说中有趣的内容作者叮嘱一定要保留下来,其他允许我自由发挥,因此我大胆的进行了改编。改编时我也没有感觉特别费力,因为我已经把全部的小说消化在心中,再反馈出来,很顺利地完成了。

Q4、这部影片中让您印象深刻的情节是什么?

中野:在旋转木马这里,次女芙美说:“爸爸回来了!”这是一句很棒的台词,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和意义。“爸爸回来了”也有古里古怪的爸爸回来的意思。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场景。

Q5、 您觉得制作一部感人的电影需要在哪些人物细节的描写上下功夫呢?

中野:一部作品中比起剧情来更关键的是人物。对于各个角色要有细致地描写,同时每个角色的感想能充分表现传达给观众。感动观众的关键就在于此。

Q6、《漫长的告别》拍摄大概花了多长时间?其中最耗费时间的是什么呢?

中野:拍摄约耗时一个月多。刚才所说的游乐园的部分拍了整整一天,从早上一直拍到日落。加上一些其他的镜头拍摄,这部分是最花时间的。

Q7、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呢?

中野:本片是在九月里拍摄的,这段时间台风和大雨非常频繁。其中有一场场景3次因为遭遇大雨而被迫中止,到第四次终于等到雨停,才拍摄成功。参与这段场景拍摄的,是日本人气演员中村伦也,在片中扮演芙美的前男友的角色。因为档期的关系,如果当天不能完成这个场景的戏,之后他就没有时间再参与影片拍摄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在那天拍完。其实那天天气预报说还是会下雨的,但我在心里祈祷着“无论如何都请能放晴”,没想到最后真的出太阳了,当时就想多亏神明保佑解决。

Q8、这次的拍摄中有什么有趣的事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么?

中野:有一场是父亲和女儿芙美对话的场景。虽是说着难懂的话,但二人彼此心意相通。这场拍摄的时候作者中岛老师也来到现场探班,看着演员的演出不停地流下眼泪。

Q9、《漫长的告别》的演员选择是基于什么考量呢?当时是怎么确定这部电影的演员的呢?

中野:我选角最重要的一点是能融入此片世界的演员。不论是演技多么出色的演员,如果不能很好地融入这个作品中去的话,我就不会考虑。这次选的都是符合这一要求的演员。另外是有着能让我吃惊的,能超越我的想象演绎能力的演员,我会选择像这样的演员。

Q10、请问对于苍井优小姐在剧中的表现导演如何评价呢?

中野:从之前起我就很喜欢苍井小姐的演技,希望能一起合作。要说她最出色的地方,那就是她比任何人都有着丰富的情感表现。比如表现悲伤这一个情感,她有着非常宽广地表现能力。所以苍井小姐的表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人在演戏,这是她的过人之处。这次片中她的表现也十分出色。

家庭的温情与欢乐是我最想拍摄的电影--导演中野量太采访记录

Q11、为了拍好阿尔兹海默症症状这个点,作为导演的你和作为父亲演员的山崎努作了哪些设计?

中野:在影片拍摄前,我就和山崎先生就内容作了多次沟通。他是日本最了解日本影片的人,他还邀请我去了他家中,我们二人就作品角色交流了大半天,山崎先生在心中已经有了角色的构造和安排,因为这次的拍摄不是按顺序拍的,于是询问了山崎先生这样乱序拍摄的话没问题吗?他说没问题,因为心中已经有完整的构造了。他很努力很认真地完成了拍摄。

Q12、生老病死是谁都无法阻挡的自然规律,影片也聚焦于此,对于这点您是怎么看的呢?

中野: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尽管如此,逝去的人的意识总会传递给下一代。所以我觉得逝去并不完全是悲伤痛苦,能将自己的想法和经验传递给下一代,做到代代传承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对于健在的人而言,也是获得延续下去的力量。因此对于家族而言也是理所当然的。

Q13、对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症状您是怎么看的呢?有朝一日如果在您老后身边的亲人出现了类似的病症,您会如何去看待?或陪伴在他/她的身边呢?

中野:其实我逝去的祖母就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在拍摄这部作品前我就了解到这个症状所带来的各种不便,但是看着仿佛回到孩提时代的祖母,也是很温馨的一件事。通过拍摄这部作品让我更深刻地了解了阿尔兹海默症这一症状。并非全都是痛苦的回忆,患上这个症状的人中间也不全都是丧失了认知,大约有95%,96%左右的人也没有丧失认知,没有太大影响。所以看护他们并不是单方面的照顾,而是互相照顾。如果身边再出现类似患症的亲人的话,我想我会时不时微笑着去照顾他(她)。

Q14、您非常钟情、也非常擅长家庭题材,那么您是如何理解“家庭”这个概念,在《漫长的告别》中又是如何传达给观众的呢?

中野:在我心里没有固定的“这就是家庭”的概念。世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家庭,没有能称得上是完全正确的家庭。所以有着就算无血缘,也能组成的家庭,也有着强烈血缘羁绊的家庭。我觉得家庭是没有明确定义的,能聚在同一张餐桌前吃饭,是我心中最接近的对于家庭的描述。所以我的作品中会有一家人围绕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的镜头。

Q15、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决定成为一名导演,契机是什么?

中野:其实我从小就不是电影少年。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才突然决定要去做导演,由此开始学习电影相关的知识。起步虽然有点晚,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拍摄电影的乐趣。当然,学习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大概花了20来年才开始了电影的拍摄。契机的话,是因为我很喜欢肢体语言的表达和分享自己的观点。而在我心里,最能够表达自己的方式,就是通过电影,因此走向了这条路。

Q16、这部电影的编剧是您和大野敏哉一起负责,二位曾经有过多次合作经历,最初是因为什么认识的呢?

中野:其实是酒友。相遇的时候我俩都没女朋友,讨论着要如何才能受欢迎。就是这样的酒友。

Q17、中野量太导演的很多作品都聚焦在日本家庭和亲人之间的关系,请问中野导演为何对家庭题材如此热衷?

中野: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思索,家庭到底是什么。我六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全靠母亲把我抚养长大。家里就我母亲和二个堂兄弟。堂兄弟的父母也去世了,我们就成了一家人。虽然这不是一般常见的家庭构成,但对我而言这就是家庭,非常的幸福。我心里一直思索着何为家庭,虽然这不是根本的原因,但是我探索家庭的根源所在,想通过拍摄表现出来。

Q18、中野量太导演在这部作品后,下一部的作品是不是有了计划?

中野:已经拍完了。下一部也是围绕家庭的主题,是一名摄影家的自传经历为原型的作品。

Q19、您本次执导的电影《漫长的告别》讲述的是严厉的父亲患上认知症的故事,您觉得自己家中长辈的形象是怎样的呢?

中野:刚才也说过了,我对父亲没有什么印象了。是母亲代替父亲把我抚养大,所以我是自由自在生活长大。

Q20、在您看来制作一部感人的作品与制作一部让人开口大笑的作品哪种更难呢?

中野:我觉得在电影制作中,最难的是让人开口大笑。比让观众感动流下泪水来,让观众大笑更难。我也一直以此为目标不断努力,希望我的作品也能带给观众欢笑。

家庭的温情与欢乐是我最想拍摄的电影--导演中野量太采访记录

Q21、对于当前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生百态,您觉得当下最需要的电影题材是哪种类型的电影呢?

中野:很难说。人生百态,各有不同。正因为有不同才好,当下也有不少热门话题,比如人生,性别,但是我觉得不局限在这里,从其他方面不同角度切入也可以。

Q22、现在对于电影的鉴赏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可以选择,您比较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喜欢在家看电影呢?在观看电影前有什么一定要进行的“仪式”么?(类似:安静的环境或者一定要准备纸巾、水等)

中野:我喜欢去影院看,能让我集中精神去欣赏。而且我不喜欢坐正中,而是喜欢偏边上的位置,从斜角去观赏。

Q23、最后,还有什么想对中国的观众们说的话呢?

中野:这部作品是描写阿尔兹海默症,可能最初大家会觉得是一部很苦闷的作品,请大家务必去观看,一定会让您欢笑,产生爱怜的情感。我是打算拍摄一部全新的描写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希望全中国的观众都能去观看。非常感谢。

家庭的温情与欢乐是我最想拍摄的电影--导演中野量太采访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