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

”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

熟悉海洋堂的玩家都知道,宮脇修一除了海洋堂社长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世界上拥有模型最多的男人”。他对于模型的热爱造就了他在事业上的成就,究竟是什么样的企业理念让海洋堂能延续55年的经营,延续35届的WF展呢?
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吧!

Q1、海洋堂的产品和其他厂商比起来题材更丰富,其中有很多像是动物昆虫类的作品,对于这些题材奇特的作品您选择以什么样的形式向中国的朋友们进行介绍呢?

宮脇社长:海洋堂作为一个成立55年的公司,【WF展】算上在日本举办的次数也已经是第35届了,这样一个长时间的磨练是我们造就这些作品的原因之一。公司起始的第15年,也就是20多年前海洋堂第一次在WF展上展出了美少女的手办,当时的海洋堂手办设计师1个小时的收入就高达3千万日元,这样的风潮持续大概有十年左右。虽然当下的手办趋势在日本不比以前弱势,海洋堂从20年前就持续在制作美少女手办,美少女手办也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同时也开始做一些别的小玩意儿,但在这之后除海洋堂之外也出现很多公司开始制作美少女手办,所以当下的海洋堂不把制作中心放在美少女手办上,而是不断探索新的手办种类给到大家。

Q2、现在小比例的手办也在市场上流行,对此海洋堂是怎么看的呢?

宮脇社长:海洋堂开始制作小比例的手办是在20年前,第一次接到糖果品牌的单子,制作其中附赠的小玩具,当初不比现在还是一个非常穷苦的小公司,海洋堂通过给糖果厂商制作附赠的小玩具从而接触了很多不同造型的微型手办的制作,也因此海洋堂在这方面的制作上比其他的公司会更高一层楼。以及这次海洋堂也接受了一次全新的挑战,相信大家也在今天WF展上看到了,在此我跟大家介绍一下。海洋堂举办WF展已经是第35年了,我今年也已经是超过60岁的高龄了。在日本御宅们因为太过于喜欢美少女手办了,甚至有人到40岁50岁还没结婚。所以海洋堂希望能从日本引进真人美少女和美少女手办之间的联动带给大家,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在上海WF展上请来两位日本的美少女,希望能通过她们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日本文化。

Q3、今后是否有计划贩卖带有中国元素的手办,是否考虑将中国的美少女加入您的新企划中?

宮脇社长:今年是第一次在WF展上尝试真人美少女的企划。我们也在想,中国的人们都喜欢什么样的美少女呢?我们目前了解的是中国的朋友们很喜欢日本的美少女,作为海洋堂今后当然也希望不论在中国还是日本乃至全世界…这里和刚才的问题回答有些重复的部分,海洋堂并不是以受众情况来制作手办的,我们这次全新的尝试,是希望借由海洋堂的创造,通过将LOVEONE组合的2位进行手办化,达到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见过的东西。同时我们可以通过WF这个展来了解到,对于这种做法中国的大家是否能兴然接受。我们这次带来的是1:1等身大的樱井ひなこ手办。我们一直以来面向各种各样的方向提出了很多创新的方案,但这些不只针对中国观众,海洋堂的宗旨是:只要有人希望并想要得到这样的作品,海洋堂就会去创作,所以不只是为了中国,而是想反向看看中国的朋友们是如何去接受海洋堂的作品。这是我很期待的点,真的不是说刻意的去注意中国相关的内容。而且换句话说中国的朋友们大家都很有钱,当然我也希望能做出高价值高品质的好东西给大家。
”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

Q4、《玩具总动员》中的胡迪警长手办在中国销售十分火热,您对此怎么看?

宮脇社长:胡迪因为长着一张奇怪的脸,作为可动手办。手办这种东西因为不同的用法,也可以成为杀人犯,也可以成为色狼,偷看或是全裸,都可以做到。胡迪正因为长着一张奇怪的脸,他至今都是海洋堂买的最好的手办。日本至今为止大卖的动画作品也是如此,因为动画片《机动战士高达》从而有了高达作品,《宇宙战舰大和号》、《精灵宝可梦》都是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大卖,只是在之后的贩售中才回过头来成为卖座的作品,这就是我们在宅这个行业的工作以及成功的形式。因此大家都在期望着那种不知从何时能大卖的时刻,这也是我们不停的乐意为之的事情。

Q5、您觉得今年的上海WF展和去年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宮脇社长:和去年相比今年的年龄层要比去年的年轻许多,以及从日本带来的商品几乎都被抢购一空了,集合所有的要素,让我们更加深刻的了解到中国市场之大。因此今年的展商们大多是看到去年的盛况,拿出了多于2倍3倍的精气神来参加今年的展会,相信明年会照着这个趋势更加…因为今年已经是如此的精彩了,循序渐进今后一定会让人有更多的期待。
”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

Q6、今后WF展是否有计划到北京、深圳、广州等上海之外城市的进行出展?

宮脇社长:海洋堂是一家脑子不灵活的公司,顺带一提的是海洋堂的想法通常很别与常态,用英文说就是:Crazy。在我们的世界中这个词是最好的赞许。因此海洋堂所走过的道路也都不是寻常路。这次上海的出展决定也是临时得到出展的邀请,才举办的。当然今后也希望能到中国其他城市的出展邀请。我们一直秉持的就是战争胜利了便继续向前进,失败了便向后退或向左或向右,如此简单的思考方式。不过明年的上海WF展是一定会举办的,在此之外的出展,因为我们是一家不善于做长期计划的公司,只要有有趣的提案,不论是哪,不论在哪,我们都会去的。这就是海洋堂的工作方式,所以目前还不能给到大家一个明确的回复,这也是非常符合海洋堂的风格。

Q7、作为一个疯狂的公司,您是否考虑之后在上海一年办2届WF呢?

宮脇社长:是的呢,日本的WF展正是一年举办2届的,那倒没什么难处的,只要中国的主办方有意,举办2届是指目可待的,你看在日本都能举办2届,中国人口这么多,我也很希望能以一年2届的形式带给大家。最大的理由是中国和日本不同,日本已经连续办了好几届的WF了,中国才刚刚开始,在日本参加WF多数是30+40+50+年龄层的人们了,来到中国我最惊讶的是参加的观众大多数是20+左右年轻的群体,他们为了做模型下了很多功夫。尽管如此我们觉得,中国的模型市场不会因此瞬间变大,相信今后在中国、在上海一定会通过WF展让更多的人们加入这个模型爱好的圈子里。
”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

Q8、今后海洋堂有计划在中国设立法人经营么?您是如何看待整个中国市场?

宮脇社长:没有想过在中国设立海洋堂的分公司,海洋堂在日本也只是一家40人左右的公司,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我们希望他能一直作为一家小公司,细水长流下去。完全没有考虑今后在中国开设分公司,现在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实现在中国贩卖商品,我也相信中国市场今后还会扩大好几倍。类似“希望以什么形式去进行商业上的合作”,对于这一点,我们对中国市场增长的趋势,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观望状态。我们也收到来自各地的提案,其中也不乏有很多有趣的内容,希望能通过这些内容来增加海洋堂的业务。硬要说想在中国以什么形式进行发展的话,老实说这是我们还完全没去想的问题。但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巨大的,我也一直在想着去做些什么,但一直还没有具体的去执行。

Q9、您看到这次参展WF的中国模型师作品,今后是否考虑和中国原型师进行合作呢?

宮脇社长:这次的WF清楚的看到中国模型师们的作品,我也去到他们的展位上,和他们聊天,收到了很多小礼品,很开心。虽然中国的个人模型师和日本相比还没有那么多的数量,但压倒性的他们所共同前进的目标是相同的,一方面是《初音未来》《FGO》等流行作品的创作,另一方面是动物、科幻、自身原创性的作品。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我司的那些造型设计师们能给大家多提提建议,顺带能发掘一些优秀的作品,在今后一起进行合作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们不走寻常路“-海洋堂社长宮脇修一采访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