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乐队欢乐多-岸田教团采访记录

贫穷乐队欢乐多-岸田教团采访记录

岸田教団是东方同人音乐团体,也和明星Rockets合作过几张非东方CD,主要音乐风格属于摇滚。在“NICONICO动画”中,岸田教団因东方project同人乐而出名。不过,他们有时候也会创作原创歌曲,尽管他们很“穷”。

Q1 初次上海之行的有什么感觉,有什么想吃的美食呢?

ichigo:螃蟹!
岸田:果然是螃蟹啊,螃蟹可以吃么?
ichigo:螃蟹和生煎!
岸田:顺便提一下我们很穷的,可吃不起螃蟹
ichigo:啊~想吃!!!想吃!!!
岸田:绝对很贵的!螃蟹在日本可是高级贡品
ichigo:满怀期待想来上海吃螃蟹的啊~
岸田:那也没办法呀
ichigo:那我要吃炒荞麦面
岸田:这里有么?啊,炒荞麦面的话应该很便宜,按照现在的年收入可以吃得起
ichigo:(生气)那小龙虾好吃么?我要吃小龙虾
岸田:小龙虾很贵么?嗯,小龙虾看起来不贵,可以吃
ichigo:好诶!吃小龙虾
岸田:请尽量安排我们便宜的美食,谢谢大家。太贵了就吃不起了
ichigo:(开心)
岸田:免费的就更好了!我对辣味没问题,经常自己做麻婆豆腐,我也很喜欢使用豆瓣酱中黑色的那种,ichigo呢?
ichigo:嗯…辣的有点…不妙啊

Q2、虽然时隔几个月,本次演出也是作为REBOOT ASIA TOUR 2019巡演的海外场的一部分,请谈谈这次巡演的感想吧!

岸田:这次的巡演是伴随着和大伙的吵架中诞生的,内容非常棒,但结束后还是松了口气的感觉
ichigo:是的呢,最后能没有解散,完美落幕…
岸田:真是太好了,不久前还接连不停的吵着。虽然后面还有巡演,但相比在日本那段吵架最激烈的时期结束了,之后就是…打个比方就是,手持武器相互对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目前姑且算是保持和平的状态
ichigo:僵持的状态
岸田:对,就像南北朝…韩国和朝鲜之间的国境线,柏林墙的感觉。大家对在LIVE上的呈现形式和想法主意总会引发激烈的争吵。嗯…用画面感形容就是互相持枪指着对方的感觉,基本上在我们团队来说强者一般会胜利。某些方面我作为队长,作为起始人,怎么说…
ichigo:有优势
岸田:嗯,通过活用自身的优势…
ichigo:就是,厚颜无耻的一直显摆着自己的优势

贫穷乐队欢乐多-岸田教团采访记录

Q3、去年和《博多豚骨ラーメンズ》合作的歌曲《ストレイ》在中国的人气非常高,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是如何考量的呢?

ichigo:哇!动画也很有人气么?好开心啊
岸田:对于动画本身,其实我们都是福冈博多人,博多是我们的老家,作为本地人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动画里面提到的内容大概有80%都是真实的
ichigo:真的么?
岸田:相爱相杀这一点不用说大家都清楚,大致上那块地皮的危险性是无可厚非的
ichigo:那个,那个,在MV拍摄的时候有个浑身是血的老人家
岸田:对对对!就是那样的,那是真实存在的,真的存在哦!
ichigo:常常会看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有个满身是血的老人家,在路上晃悠。
对观光客来说估计是“哇!这就是福冈啊!”的感觉

Q4、如果有机会想要成为动画中的什么角色呢?

岸田:我们的话很可能是非常邪恶的杀手
ichigo:是的呢
岸田:我觉得团队里的大家都很合适,我一直认为标题上的“拉面”应该改为“棒球”,
ichigo:那会变成什么样呢?
岸田:总而言之,如果要成为杀手的话。我应该是那种不弄脏自己手让别人去干的类型。打电话让别人去干活的角色,下指示的一方,最后得到的利益全是我的。
ichigo:好过分
岸田:所以可能比较像幕后boss的感觉,但ichigo的话比较适合直接冲上去干架,像林酱一样,
ichigo:是的呢,我平时虽然是这种感觉,但一旦登场就是个戴着装备,化着超级完美的妆面,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
岸田:是的,既能打扮,又能在战斗中使出一些肮脏的手段
ichigo:哈哈哈
岸田:之后是我们的鼓手みっちゃん内心很温柔,大概不适合做个杀手,但他力气非常大…大概,通过强大的力量去推进。嗯…因为他总对自己的工作抱有疑问,有点优柔寡断的感觉,可能不是那种干净利落的角色,稍微对方有点弱势就会放过对方的感觉。
ichigo:那はやぴ~呢?
岸田:はやぴ~的话,大概会从外部入侵,大概是那种很早就在内部做好一切准备,之后问下多少钱(能解决)结束。在我的团队里绝对没有间谍的存在
ichigo:会很不爽的,但你也对刚刚出场的各位,全员都看不爽的呢…
岸田:没有没有,我对于はやぴ~就是个奉承的感觉,因为他很强,真的非常感谢,这次也完美的帮我解决了问题。Ichigo的话,今后还会积累很多业绩,所以会很严肃的禁告她“失败的话就没有报酬了哦!”
ichigo:啊,但是我估计会反着想“杀了他!总有一天要杀了他!”,其实和乐队之间的交流没啥差距就是这种感觉的,跟动画一样的剧情。啊,下次就朝着动画化前进吧!请听:《岸田教团的那些傻事》
岸田:曲子本身是令人窒息般的困难,录音时也非常艰难,非常值得令人回味,歌词上也带了很多关于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不论是好是坏都写了进去。

贫穷乐队欢乐多-岸田教团采访记录

Q5、如果现在有一周的休息时间,最想去做什么呢?

岸田:现实中还真有休了一周的休息时间,老实说我们不是那么有人气,也不是那么忙碌的乐队
ichigo:换种说法,我们一直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岸田:一周的休息时间,虽然不是很平凡,但还是有这个休息空闲的
ichigo:没有特定的想去做什么,但游戏是绝对会玩的
岸田:嗯,有一周时间的话一定会玩游戏的
ichigo:但除了游戏以外做什么呢?
岸田:我的话一定会做些什么东西出来,做些小的手工艺等等,收集一些零件组装。一周的时间我就能直接复制做出一个世面上非常高价的手工艺了
ichigo:是的么?一周的时间啊,我不太喜欢旅游,也没有切实的想到哪去观光的想法;在家悠闲的做饭吧,最近喜欢上做豚骨拉面,从熬骨汤开始,把骨头买回家咕嘟咕嘟的煮着,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兴趣爱好,渐渐的也长胖了。其实我只是想做,但一旦做出来就不得不吃掉它。
岸田:面怎么做呢?手杆面?
ichigo:面还是从市场上买回来的面,我喜欢细面,细面的话做起来就…
岸田:细面也可以在家做的
ichigo:真的么?嗯…还是因为喜欢做料理,喜欢做料理叫上大家一起吃。还有就是我一直有在坚持锻炼,不论是在家还是去健身房。

Q6、最近有没有什么关注的作品(动画、游戏、电影、电视剧等)

ichigo:我有在看《盾勇》,现在有人气么?快要结束了。最近的话还有《鬼灭之刃》。
岸田:我的话与其说目前正在播出的,更在意之后的作品,可能大家都还不知道,在日本也只是出了先导消息《想要成为影之实力者》(陰の実力者になりたくて)这是我目前正在关注的作品。电影的话是《名侦探皮卡丘》以及一部俄罗斯的作品,那部俄罗斯作品中讲的内容完全不明白,角色只用(咕)和(啾)的音进行对话。即便这样一直到结束,完全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也超级好玩。作品一直到20-30分钟左右,一个只会说(啾)的角色,突然开始用俄罗斯语说起了台词。这是我在电影院偶然碰到的一部作品,看了之后就不知不觉的中毒了。
ichigo:电影和电视剧啊~我是会看一些海外的电视剧,一直看的是《行尸走肉》以及澳大利亚电视剧《温特沃斯》讲的是女子监狱内的故事。
岸田:《Breaking Bad》看过么?
ichigo:看过哦
岸田:我准备看看
ichigo:你认真的么?非常致郁的故事情节哦,超致郁的。真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发展成那样啊!
岸田:原来如此,你还真喜欢致郁的内容啊
ichigo:是的啊,因为你看我平时不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嘛,非常遗憾…所以我常常渴望那种忧郁的感觉,像这种致郁的故事情节中人物的内心,我是完全想不通那种角色的心情。为什么要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为什么要说那么过分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困境?看似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很快就能结束的事情,为什么要搞的那么复杂完全看不懂。
岸田:可能中途把自己作为被害者的眼光去看待的吧。
ichigo:应该是的,干净立断最开始就死掉
岸田:那样的话一般是个好人,最开始死掉的
ichigo:所以对我来说致郁的故事情节是一种幻想
岸田:那也是一种非常现实的体现啊,像高达那样“就因为有你这样的家伙,战争才不会结束,消失吧!”互相矛盾的对话

Q7、ichigoさん今年接下来有没有什么目标想要实现?

ichigo:体脂肪率下降到19%…18%吧,以及希望能取得驾驶证,虽然已经说了好几年了,好想拿到驾驶证啊!这样的内容OK么?是不是应该说点音乐上的目标比较好啊?啊,但音乐上的目标的话还是体脂肪率的下降,肌肉对唱歌很重要的。

Q8、明年就是岸田教団正式出道10周年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新动作呢?

岸田:预定还不能在此跟大家说的太细,明年的计划还没正式公布,要认真说的话:有!
ichigo:希望大家多多期待
岸田:会有的!因为要保密,所以还请大家多期待。

贫穷乐队欢乐多-岸田教团采访记录